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政文苑
 

话说《忠诚与背叛》

发布日期:2015-06-18 来源:中国监察
     革命历史是一座富矿,如何选择、如何开采,源于现实的需要和照应。《忠诚与背叛》主要是反映1927年中国共产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第一次成立中央监察委员会的历史事实。因为“五大”是一次国共合作尾声里并不成功的会议,因为在这一年面对共产党员惨遭屠戮我们当时党的领导人没有拿出及时有力的对策,因为这一年乱象纷呈、发生了许多到现在仍需考证的事,这段历史从内质上被冷落了,有些层面甚至还没有被认真挖掘过。因此《忠诚与背叛》具有了从历史到艺术形式上的双重补白意义。

  然而历史很容易被概念化、说教化地利用,我们现在表现历史的影视剧有两种不良倾向——毫无顾忌地戏说和学究式的照搬。前者对历史和观众不负责,后者是对观众和艺术的不尊重。因此用故事和生动可感的人物形象来反映这段腥风血雨中“忠诚与背叛”的历史就成了一个需要面对并绞尽脑汁的课题,在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总体思路上,我们力争走远,虽然会走得很费力、很艰难。

  在历史事件的处理上极力回避有争议的历史人物和细节,把五大的历史彻底推到后景,着力于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和凸显监察委员的作为,尤其是第一届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副主席王荷波、杨匏安和毛泽东、周恩来等历史人物的作用。王荷波牺牲于1927年、杨匏安牺牲于1931年,距离今天八十多年,许多细节已不可考,而毛泽东、周恩来在“五大”期间的历史地位并不凸显,如何恰当定位剧中历史人物的地位和关系是本剧需要迈过的第一道门槛。我们的原则是不生拉硬扯,不以共和国成立后的视角和眼光去仰视历史,尽量做到客观、平视。1927年风云变幻,共产党的未来非常虚无缥缈,面对强敌和变故,登报脱党者有之,叛变投敌者有之,党员数量增加、党所拥有的财务的管理等情况急需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监察组织,否则党的组织无异于一盘散沙。然而,作为故事的必要性不是靠说教而是靠情节的推进显示其必然,矛盾的设立和情节推进的动力就成了亟待解决的大问题。大的敌我矛盾是和蒋介石、汪精卫、警备司令等对立面的矛盾,内部矛盾是主人公在故事发展过程中和不同阶段投敌变节的范阿根、林广顺、徐云天等人的矛盾,还有面对信仰和人性的弱点需要战胜自我的矛盾,继而产生提纯、提升了革命者的战友情、父母与子女的亲情、纯真的爱情、为了理想和信仰献身的豪情、难以割舍而又不得已的悲情。因此,“忠诚与背叛”就成了情节的核心并使人物有了必要依托,其历史意义也自在其中,其现实意义也顺理成章。一部成功的电影给人留下的永远是真实可感的人物和故事,为了成功,我们主要创作人员必须在二度创作上做出超常的努力。我们提出的目标是:不强制,质朴大气;不故作高深,真实可感;不做作,直击观众的心灵。

  文学是一部电影的基础,基本框架搭起来之后,二度创作的空间还是挺大的,导演不能仅仅满足于既成的东西,结合影片的年代背景作人物形象典型化的思考是永不封顶的过程。剔除不符合人物身份和心理的语言、细节,甚至挑剔到每一个字眼。现代人的审美具有很多时尚的多元化倾向,我们在不迎合的基础上,尽量做到不啰嗦、快节奏、不强说大道理、大词汇,一针见血并融入到灵魂的高度。比如片中五次巧妙运用了马克思:“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比如为了强调最初的一对热恋中的革命者在大动荡年代的悲情,我们设计了从极度危险之中的生死营救、三次握手、赠送玉佩、“革命胜利后结婚”的火热婚约,到男人背叛后变态的吻戏和床笫之欢,并不是为了增加看点和噱头,而是为了人物的质感和命运的需要。没有这一切,女主角何梦兰手中的扳机就会显得苍白而做作,没有这一切我们就会重新走回假大空的窠臼。我们还尽量避免纯交待性的情节和人物语言,尽可能用镜头和人物的肢体语言彰显电影艺术的内在魅力。

  在摄影上,我们除了强调年代的质感、尽可能多地扛拍追求纪录风格之外,拍摄中要尽可能多地加大信息量、尽可能多地捕捉细节、尽可能去拓展视觉空间,并在此基础上强化镜头内在的张力;用光上除了强调自然光效、突出层次,也强调对比、唯美和刻画心理,甚至上升到节奏的高度。剁手的戏、吊打共产党员的戏、工人纠察队员被无情射杀、雨中挂灯笼、雨中击毙叛徒的段落,拍摄上难度很大,坚持下来就会成为影片的亮点,虽然这一切会受到资金和周期的限制。

  在美术造型上,我们要求要有时代和地域特色。人物造型既要有年代感又要有典型的特质,既符合人物身份又要有特色。环境造型既要有整体要求又要有不露痕迹的细节设计,并能为演员和人物关系提供可靠而又恰当的依托。要下功夫,要有品质,不要把电脑特技当成万能的灵药。

  在声音造型上,除了抓住有型的元素,强调朴拙、质感和地域特色外,要尽量拓展画面外的空间,既强调大背景又能够抓住细节的质感,尽可能把问题消灭在前期,后期补救是一种被动的做法。当然同期对环境有非常苛刻的要求,除了现场补录台词,还要对其他单项声音元素的组织收录。尤其是共产国际代表——罗易一个人物剧中有俄语、英语、汉语三种语言,这对演员和录音都是考验。对一些特别的点和个别段落的处理要有预想和要求。对音乐的处理,我们的理解是凸显主题和蒙太奇的作用,具有凝重、挣扎、坚忍、坚韧的格调,恰当而不抢戏,润物细无声,和画面的结合应该是有机而不露痕迹。总之,我们不能忽略声音这个经常不被重视的综合元素。

  在演员的表演上,我们强调无表演的表演,力争达到原生态的境界。演员台词在符合生活逻辑的基础上,要做到不拖沓,语法准确,表情达意。演员要在考虑镜头调度的基础上准确地找好自己的内心依据,找到并定位好人物的常态,更重要的是处理好极致状态中的细节。演员既要研究历史又要敢于突破,要做到“我就是”,要认真研究并体察人物关系,要揣摩环境、服装、道具、化妆的综合造型因素。境界、高度和状态的美才能使角色达到唯美。

  一部片子靠导演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有成色的作品需要一个团队的精诚协作和不懈努力。让我们克服困难,同心协力,把《忠诚与背叛》这样一部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统精品力作,呈现给广大观众。 (作者:张玉忠,系电影《忠诚与背叛》导演)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建德廉政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019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