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政文苑
 

慎独的“金三角”

发布日期:2016-03-04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慎独”一词,最早出于《礼记·中庸》:“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慎”就是小心谨慎,时时戒备;“独”就是置身独处的环境或相对保密的状态中,可以独自行事。“慎独”,强调的就是在没有任何外在监督的情况下能以极端负责的自律精神,始终不渝地坚守道德信念,自觉按法纪要求办事,决不因无人监督而放浪形骸,肆意妄行。

        慎独,必须要有很高的“德商”。据史料记载,自清道光末年,被誉为“京剧鼻祖”的程长庚不仅是“三庆班”首席演员,而且是“三庆班”的班主、“四大徽班”的总管乃至“精忠庙”的庙首。“三庆班”班规规定,严禁演员私自“外串”,也就相当于现在的所谓“走穴”。有一年,都察院搞团拜,当权者派人悄悄找到程长庚,重金请其“外串一下,给个面子”。程长庚铭记班规,予以婉拒。都察院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利用公权,强令程长庚出场。想不到,又遭严拒。这一下触怒了都察院的老爷们,他们把软硬不吃的程长庚抓来,绑在台柱下以示侮辱。程长庚慷慨陈词:“锁宁足畏?吾畏无以对三庆诸弟兄!锁柱下何耻?是以见都察院无理!……”程长庚不愿走穴牟利而甘愿慎独受辱,就是因为他心有戒尺,德行高尚。

        慎独,离不开非凡的“志商”。面对滚滚红尘,面对诸多诱惑,“慎独”便是一枚盾牌,考量一个人的定力。几年前,“感动中国”报道过四川普通邮政投递员王顺友的故事。在崎岖的山路上,王顺友在气候多变的山区,20多年如一日,风雨兼程,长驱26万多公里,没错过一次邮递,没弃过一份邮件,没误过一档邮班。在这“一个人”独品寂寞的邮路上,在这无人监管的漫漫“长征”中,实现了投递准确率100%,堪称“当代慎独的典范”。没有对工作极端负责的定力,没有非同寻常的意志力和韧劲,就不可能有这份为山区百姓默默奉献至诚服务的坚守。

        慎独者所作所为,乍一看,不近情理,其实,却有着更深厚的情感,更博大的情怀。1949年,现代通俗文学大师张恨水因脑溢血,一度失去了写作能力。不能写作,便没有了稿费来源,一大家人的生活便成了问题。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聘张恨水为文化部顾问。聘薪解了张先生的燃眉之急。这雪中送炭的关怀,令张恨水深为感动,也鼓励着张恨水与病魔作不懈的抗争。不久,张恨水病体得以康复,写作能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于是,一生秉持“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的张恨水,便主动请辞“顾问”与薪俸。说,国家刚解放,要花钱的地方很多,我身体好了,可以写了。我不能白拿国家的钱,还是让我靠自己摇笔杆子来吃饭吧……被老舍称为“国内唯一妇孺皆知的老作家”的张恨水,在病体刚刚恢复后,在无人“盯”无人“逼”无人“拼”的“独处”环境下,心系国家,痛舍“小我”,主动请辞这份薪俸,看似不合情理,可展现的恰恰是一份“大我”情怀。

        国学家谢宇峰教授说:“遍考天下英杰,其人格构成皆不出德商、志商、情商之‘金三角’也。”慎独者,概莫能外。人生天地间,难免遭遇选择的迷茫,而唯有德商、志商、情商俱佳者,方能超越自我,破茧化蝶,归于大道。(芮立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建德廉政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019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